设为首页 / 加入收藏 / 联系我们 / 观众留言

写生即写心 ——艺术家刘凯、肖育、周荣昌写生经历分享

佚名   本站原创   2019-7-2

返回


 

    刘凯作品《甘丹寺》


 

    刘凯在分享西藏写生途中的经历 


 

    肖育在看展


 

    周荣昌在分享写生心得。

    /文:龚艺超

 

    写生绘画永远是一个接触社会、接触自然、接触人的过程。画家从来不是温室中的花朵,描绘脱离现实的空洞符号。此次带来三位艺术家的写生经历,他们或是为了不断挑战自我,或是为了一种社会责任,亦或是为了表达心中的情感,不断走在写生绘画的道路上,去追寻心中的理想国


    刘凯

  写生是一个不断挑战的过程

    刚刚见到刘凯,给人的印象是更像一位中学物理老师。上身穿着红色T恤,胸前口袋上方印有川藏行的小字。最早是从陈丹青的作品了解到西藏,但是因为物质条件的问题没能去成。后来1986年在美院时,老师带我们去川西写生,第一次接触到藏区。那时的感受非常强烈,直到现在还留在心里。刘凯讲道,后来有机会去国外学习和采风,回国之后便产生了外出写生的想法,带着学生去了全国很多地方,西藏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“康巴地区的人物非常有特色,比如我们常听说的康巴汉子。从学生时代到在美院任教时期,刘凯多次前往康巴地区写生,他的人物画对象也多来自于这里。关于人物的塑造,刘凯举了一个十分生动的例子,比如人物脸上的高原红,有人说这很美,但其实我感觉不出其中的美,它本身是因为冻伤才形成的,歌颂它其实是一种挖苦。有些东西画它并不是因为它美。

    提到和藏民的交流,刘凯说隔阂肯定是有,但是我们去得多了,在当地有很多藏族朋友,他们很愿意帮助我们沟通,介绍他们的岳父、朋友给我们认识。我们常常到他们家里绘画。有时候语言上不能相通,但是看到画就明白了。他还提到,有很多我们这边过去在西藏工作的朋友、林芝画院的朋友,他们很愿意作为我们的桥梁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不是有意的不在风景画中画人物,可能画了画面会丰富些,但是有些场景确实是没有什么人。在有了比较丰富的藏区写生和生活经验后,刘凯给自己定下新的目标。2016年,他用两个月的时间从广州出发自驾前往西藏拉萨和林芝地区写生。

    20183月,他再次前往西藏,目标是穿越阿里无人区。因为这次是直接从广州飞往拉萨,又急着赶路,到江孜县后就开始出现高原反应,亏得同行朋友和边防站战士的帮助才缓过来。不过也只能先转往海拔稍低的地区缓解高原反应再重新规划路程。虽然刘凯在讲述时语气轻松,也略带幽默,但是一路上的许多艰险多少能让人感受到。相比困难,一路下来确实如传说的那样,转一个弯又是一个风景,永远也画不完。


    肖育

  写生是一种责任

    在肖育粗犷的外表之下是沉静的性格和言语,他表达得不多,但是十分精炼,如缓缓流淌的溪流。说肖育是孤独的画者,是因为一年中有大半时间在各地野外写生。每年在学校任教的时间大致是3—4个月,剩下的时间都在各地写生,大部分时间都是和自己交流。

    “最开始是一种猎奇,猎新的想法驱使我走出去。1994年起,肖育开始了野外写生创作,从丝绸之路的南线开始,第二年是西藏,此后每年都会花很长一段时间去一个地方深入写生,时间太短很难体会到当地的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2012年,肖育从北京去往新疆阿勒泰写生。路途上,因为是冬天,车窗上积了雪。凭着胸中一股豪气,在车玻璃上面用手指头写下肖育写生中国几个字。“2017年,贾平凹老师邀请我做了展览,又亲手为我书写了肖育写生中国这六个字,对我的触动挺大的。从那时起,肖育就下定决心要走遍中国。较之最初的自我表达,肖育的心中多了一份责任。

    从沙漠戈壁到雪山丛林,从开阔远景到家常小景,肖育的作品呈现出极其丰富的层次。从地域上来看,选取中国东西南北各地极具代表性的作品。在色彩呈现上,则运用了大跨度的表现方式,目的是希望更全面地呈现出中国风景的面貌,同时提供给观众一个窗口,给予他们更多的启发。

    肖育的作品以风景画为主,在风景表象之下是他的艺术观念表达,他说:作品的颜色来源于自然,然而更重要的是心灵上的感受。提到西藏时,他介绍曾前往西藏绘制了许多寺院。在绘制布达拉宫时曾遇到一些阻拦,只能前往布达拉宫的背面画下《送来安康》这幅作品,期望表达美好的祝福。值得一提的是,寺院画系列中的作品《普布觉日追》,一座耸立在高崖上的寺院,在他的笔下呈现出雄浑的气质。

    虽然在绘画时他沉浸在与景物的互动中品味孤独,也在谈话中数次谈到孤独对于创作的重要性。但他也是不孤独的,因为有妻儿陪在身边。妻子胡玠也从事美术教育工作,肖育外出写生,胡玠总是陪在他的身边,照顾肖育的生活,陪他四处奔走,同时还写下大量写生笔记。

    “我们全家过年的方式就是在外写生。肖育打趣地说道。谈及孩子对他们常年外出写生的感受时,肖育回答道,每次离家都十分想念儿子。寒暑假我们外出写生都会带上他一起,只要能和父母在一起,他感觉到非常开心,也不会觉得很苦。日子久了,儿子也开始学画画,时常在绘画上给我提出很多看法和建议。


    周荣昌

  写生是为了情感表达

    “可能我没办法像另外两位老师那样分享惊心动魄的写生经历,但是关于写生绘画上的方法和心得,有几点可以分享。周荣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笔记,极为认真和郑重地把他总结的方法和心得表达出来。

    周荣昌是东莞本土画家,言语中处处透露着对艺术、对情感、对画面、对颜色的思考。从情感出发的他专注于对东莞这座城市的艺术表达,作品围绕两个主题,一是老城,二是海港

    “我生在城区旁边的小村子里,去一趟老城需要很长时间。对于20多年前的我来说,它是一切美好事物的集合体。如今这段距离变成了5分钟的车程,它已不再是理想中的样子,正日渐老去。老城对于周荣昌来说如同《金阁寺》中所描绘的金阁寺,是美的化身,他选择用不断写生绘画的方式,用作品去找回心中的金阁寺

    对于海港题材,周荣昌说,可能每个男孩心里曾经都有一个梦想,就是乘船出海冒险,就像《水手》里唱的那样。他说即使是现在去到海港,看到这些场景仍然心潮澎湃,就像小时候一样。

    周荣昌的作品具有非常丰富的色彩表达,谈及色彩运用,他说,老城系列的作品有很多鲜艳的颜色,海港系列作品运用丰富的颜色,不像现实中的样子。这都和我曾经的理想和情感有关,再现眼睛里看到的很简单,几年系统训练下来不会太难,但是要做到表达情感和想法则需要很强的画面控制力。

    在《金色的风景》这幅作品中,画面描绘了粤北地区一个初秋时期的早晨,清亮的阳光洒满大地,周荣昌去除了画面中所有绿色,建筑和山峦用平面化的方式来展现,进而保留初秋的印象。

    周荣昌如今仍然时常感到,心里的情感和眼睛看到的事物存在很大的距离,要实现在画面上是一个艰苦的过程,需要大量训练来提炼,现实、情感和画面三者之间的连接点,他至今还在探索,一步步向前走。

】 【顶部】 【返回